第三百二十章 娘娘降临_灵境行者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三百二十章 娘娘降临

第(1/3)页

金色流光照亮平康坊,笔直降落,「砰」的—声钉在张元清身前,青砖裂开,细碎的石子溅射,砸在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熄灭,一柄半臂长的黄铜杵出现在两人眼前,杵柄刻着咒文和雕花,做工精细,三棱形的杵头锋利尖锐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阔别几年,不,就是阔别数月的伏魔杵。

        伏魔杵内飘起淡金色的光芒,凝成一位身穿彩衣的高挑神女,五官绝美清丽,气质清冷脱俗,唇瓣丰润性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飘在伏魔杵上方,绣鞋轻踩杵头,俯视张元清,蹙眉道:「我说过,我不会在副本里救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娘娘你这就傲娇了,嘴上说不能要,行动很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欣喜又感动,高声道:「娘娘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晚辈与您三月未见,便觉已是三生三世,就想死之前再见您一面啊~」

        三道山娘娘冷哼一声:「油嘴滑舌,你境界提升如此之快?」

        娘娘的美眸里流露出惊愕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立刻道:「晚辈自是不能给娘娘丢人的,晚辈夜思念着娘娘,修行都变得有动力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三道山娘娘满意点头,接着抬眸四顾,扫过平康坊,秀美的眉毛蹙起,「这个副本确实与你的修为不匹配,你如何进来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已经了解过灵境的机制,但终究不是灵境行者,很多隐藏机制只有灵境行者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就把灵境的匹配机制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道山娘娘听完,妙目一斜,用—种「此子愚钝,扶不上墙」的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连忙解释:「娘娘听我细说,晚辈是有原因的」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嘤嘤嘤的哭诉起来,「都怪纯阳掌教那个老梆子,为了替娘娘消除心腹大患,晚辈在现世时,积极抓捕纯阳掌教,与他斗智斗勇数次,每次都险死还生。近来晚辈神功大成,哦,小成,那纯阳掌教深知再放任下去,死路一条,于是伙同邪道中人埋伏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把遇到伏击的经历详细讲了一遍,重点突出「替娘娘解决心腹大患」、「纯阳掌教记恨娘娘,于是对我这个娘娘的忠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」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日游神不会洞察术,说谎不怕被看都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道山娘娘—听,清冷的脸庞转为凝重,美眸亮起晶莹的光,冷笑道:「好,很好!我等这涸机会很久了,铲除尊就在今日!」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向张元清,眉目已经转为柔和,颔首道:「你有心了,我的真身还在灵境的另一島头,此刻正在赶来,一是乡刻钟后便到,你先用伏魔杵护身,待我抵达,再议对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银瑶郡主见状,连忙说道:「师尊,为何我呼唤您,您视而不见?」必\应/或\者/百\度\搜\索|三|优/小|说\每/天|抢|先|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道山娘娘愣下,像是出才发现她,恍然道:「本座还以为谁那般聒噪,原来是一你在呼唤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呼唤是聒噪,元始天尊的破嗓音就是一仙乐吗?银瑶郡主大受打击,呆呆而立,瞳孔红光都黯淡了,「师尊,我…」银瑶郡主不服气,「我才是是您唯一的弟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三道山娘娘仿佛没有听见,淡淡道:「你们好生等候,我先撤了这道神念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立刻纳头,高声道:「恭送娘娘!」

        三道山娘娘意味深长的看眼伫立在旁的弟子,化作金光回归伏魔杵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立刻拔出伏魔杵,托在双掌间,目光温柔的就像凝视久别的挚爱、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银瑶郡主不愧是道心通透的,想明白出了关键,幽幽道:「想不記到师尊这般人物,也会沉迷溜须拍马,实在让我失望至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默默收起伏魔杵,上前,牵起银

        瑶郡主的小手,柔声道:「郡主,你不但倾国倾城,还有着刚直的性格,对阿谀奉承不屑一顾,对世俗黄白不屑顾,啊~这是多么高尚的品质呀,我见过的女人多不数,但她们者不及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银瑶郡主冰冷的心脏仿佛「嘭嘭」狂跳两下,抽回手部,举起小喇叭,「哼,师尊说的对,你小子油嘴滑舌,不过还算中听,行啦,我不生你气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颇为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斜眼道「看吧,你不也喜欢溜须拍马吗,世人谁不喜欢听好话呢,神仙还要凡人跪拜上香呢,郡主啊,你活了百年,居然没参透这个道理?」

        郡主再次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猫王音箱「滋滋」作响,发出低沉的男性嗓音:「这一天,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话间,躲在一旁的扶信鸥和习柘小心翼翼凑上来,惊喜的试探道:「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biqugeuu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